唐秋洛_

劳您看置顶!!!
高考长弧,偶尔诈尸
并不是魔道墨香忘羡粉,只是薛洋金光瑶苏涉唯粉
是一个很懒的人,日常挖坑,填坑缓慢
产粮只产薛洋金光瑶苏涉相关
婉拒所有墨香忘羡ncf谢谢

深夜诈尸

听说最近开车的都要查?要全删了吗?只有一点点肉渣的小破车不会也要有事吧……不删除锁起来仅自己可见行吗?


想了几天,魔道圈已退。自己石墨文档里的坑可能回填,发不发不一定,就算是发也不会打任何tag。以后只专注喜欢薛洋金光瑶苏涉,对这个圈子太失望了
谢谢各位的关注,取关随意

【一个置顶.】

这里唐秋洛,十八线透明写手一个
可以叫我阿洛
文笔渣还话废
高考长弧,偶尔诈尸

并不是魔道祖师墨香铜臭忘羡粉,只是薛洋金光瑶苏涉唯粉【手动加粗.】【手动加粗.】

关注慎点

是一个很懒的人,日常挖坑,填坑缓慢
lofter日常抽风让我看不到评论,评论尽量会回

产粮只产薛洋金光瑶苏涉相关,魔道也只愿关注他们相关

对忘羡这对cp无感甚至不喜

杂食党,基本上什么邪教都吃

双道只占双道友情向√
魏无羡只喜重生前不喜重生后√
薛洋/金光瑶除了失忆/崩溃梗不喜他们哭唧唧√
婉拒所有墨香忘羡ncf及ky谢谢√
不要看我头像就给我扣魔道粉帽子,抱歉我真不是他家粉√

————————
拒绝撕逼,佛系看文.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笔芯.


耳畔风声鹤唳,却最温柔无极
最放慵旖旎,恰最是薄如蝉翼
最相濡以沫,竟最难相认相记
这世间种种不告而去,即是别离

———————————————————————
我……又忍不住滚回来了
图大的这首新歌里的句子莫名地很适合晓薛
怎么办我又想开坑了_(:з」∠)_

【薛瑶|恶友】归路

*主恶友,含微量晓薛晓,注意避雷
*题目乱起的,大概是 洋洋归家路上发生的事 的简写


秋风瑟瑟,卷起地上的落叶轻飘飘落于来人脚下。

薛洋挑起眉饶有兴致地看着对面,也不说话,直到那人无奈地叹了口气,主动走到他跟前含笑道:“成美,好久不见。”

薛洋抱臂,挑着眉梢语气甜腻:“是啊,好久不见。当初捅我一剑后这么久才来找我,瑶瑶你可当真狠心呐。”

金光瑶摊摊手:“当初你要不是顶着金家客卿的帽子做的那么过,我也不至于给他们演上一出清理门户的戏码。你知道那些正派人士的性子,戏若不做的真些又怎能服众?”

薛洋咬着牙啐道:“他娘的狗屁正派人士。”

金光瑶轻笑,从腰间乾坤袋中取出一套崭新的金家校服来:“如今我已将仙门百家都打点好,成美不放考虑一下,用一个全新的身份来兰陵继续做我金家的客卿?”

彼时他正拎着一篮子菜走在回义庄的路上,周围没什么人。随手从篮子里摸出个苹果向金光瑶扔去,金光瑶也不躲,任由那颗苹果撞上他胸口的金星雪浪,而后轻轻落到他手上托着的校服上

薛洋扬眉一笑,身后斜阳余晖潋滟

“我夔州薛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干什么要以新的身份回你兰陵金氏。”

金光瑶听罢,一双眸子似笑非笑地望着他:“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那成美你告诉我,为什么你现在都不肯告诉晓星尘你是谁?”

薛洋笑容一僵,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茫然和烦躁。胡乱地摆了手,狠声道:“为什么?当然是为了好玩啊,不然你说还能因为什么。”

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凝着他许久,在看到他有些恼火时垂下眼去,唇边一声叹:“成美,玩够了就回来吧,别再把自己玩进去。”

薛洋不屑,笑骂他未免太小瞧他

金光瑶摇了摇头,从袖中拿出一叠纸递过去,样子颇为语重心长:“这是前些日子我从一些鬼修手里拿到的魏无羡的手稿。这些留在我那里也无甚用处,想着你应该需要就都给你送了来。你既在鬼道修习上有薛洋着过人的天赋,窝在这个小城里也最好莫要荒废了才是。”

薛洋接过手稿快速翻了翻,果不其然又是些凌乱的随笔,边角处还画着不少幼稚的涂鸦,更有些地方有其他鬼修用朱笔描的注解,纸上的字几乎糊成了一片

薛洋眼中的兴奋退去,随手把那叠纸塞进衣袖,手指一下一下地扣着篮子,皱眉道:“又不全。”

金光瑶眼见着薛洋脸上的嫌弃,早已预料般的,唇角噙着他一贯的笑容:“能找到这些就不错了。那次围剿剩下的东西本来就少,大部分都被你寻了去,其他鬼修手里还有点真品就不错了。况且......”

“停停停,我知道了还不成,这话你都唠叨多少遍了。”薛洋赶紧挥手打断他

金光瑶道:“还不是你每次都要嫌这嫌那。”

薛洋瞪他一眼,越发觉得眼前的这副笑脸甚是碍眼。不耐地“啧”了一声,抬手就在金光瑶兀自在那笑着的脸上好一番揉搓,直到那张白皙好看的脸在他手下被揉的变了形,才满意地靠近他耳畔,笑嘻嘻地道“好仙督,我以后不嫌弃了就是。只是我也说过不少遍吧,别把你那种笑摆在我面前。”

金光瑶视线微顿。轻轻拨开在他脸上胡作非为的手,向后退了一步,抬袖掩了掩唇,移开眼淡淡地道:“习惯了,成美多担待些。”

躲开薛洋再次伸过来的手,金光瑶抱着未收回去的校服旋身转到他身后,很是认真地道:“那你可只说过一次。”

薛洋一次没掐到,转过身又去玩金光瑶帽下垂下的青丝:“仙督大人过目不忘记忆超群,我都说过一次了还不记得?”

“不记得。”

“……”

这就是睁眼说瞎话了

薛洋嘁了一声,手上暗暗使坏在金光瑶柔顺的发丝上打了好几个结

金光瑶没再管他,由着他拿他的头发出气。觉得他差不多该气消了,才着手中的校服温声道:“成美,你当真不随我回去了?”

薛洋指尖绕了他发尾一段青丝,视线落到金光瑶脸上,微微眯起了眼睛:“敛芳尊,你什么时候变得婆婆妈妈的了,不回去就是不回去,免得哪个人又闲得无聊让你清理门户。”

金光瑶哭笑不得:“那你就别每次掀了摊子闯了祸就说你是我金家的人,出门自己付钱去,免得落人把柄。”
薛洋的表情很是诧异:“那可不行,你都不帮我收拾烂摊子了我还和你回去干嘛,你看我什么时候买东西付过钱了。”

金光瑶道:“原来我就是给你收拾烂摊子的。”

薛洋说的理所应当:“不然呢?”

道旁有对夫妇说笑着路过,薛洋一眼扫过,视线再转到金光瑶身上时露出了一种微妙的笑容

金光瑶直觉没什么好事,正准备后退,衣袖忽然被人拽住,还未及反应随即从上一股大力传来,他被扯得一个踉跄向前倒去,被人稳稳地圈到了怀里

薛洋一手环住金光瑶的腰,一手掐住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俨然一副调戏良家妇女的模样

“再说了,你都和我做过那么多次了,我怎么就不是金家的人了。”

金光瑶在他怀里翻着白眼:“呵,臭流氓。”

“切,小矮子。”

“……”

“呵呵。”

这熊孩子谁家的,打死扔了算了

凭着身高优势目睹了金光瑶全部表情变化的薛洋已是笑到不能自已,横在他腰间的手臂直颤,几乎要拿不住手里的菜篮子

要在那张常年笑容满面的脸上看到这副表情可不容易,他可是有好几年没见过了

嗯,提身高是个很好的办法

金光瑶抽着嘴角,低眸把心里那股想拿琴弦抽他一顿的冲动压下去,扶着他的肩推开他的怀抱,正色道:“别闹,成美。这次你若是不愿意同我回去,日后我可没时间再来找你了,你可是想好了?”

薛洋双手垫在脑后,收了笑学他那般正经的样子,闭目深思了一会儿,由衷地感慨道:“我果然没有猜错,瑶瑶你当上仙督之后更像个老妈子了。”

“……成美。”

薛洋哈哈一笑,侧身斜睨着他:“行了,知道你是为了阴虎符。那玩意现在还有点问题,你等我修好了再给你送过去。”

金光瑶闻言神色不变,偏了头似是疑惑:“这是什么话。你我毕竟朋友一场,我好心来此提醒你,怎的竟被怀疑别有用心?”

薛洋自然不信他的鬼话

不想同他虚与委蛇,视线瞥向他软纱乌罗帽下光洁的额角。那处倒是许久没再见到伤了

“你不必担心我会怎么样。晓星尘他好骗得很,我既然骗得了他这么久,以后自然也没问题。倒是你,”薛洋低眸瞧着金光瑶眉心艳丽的朱砂,舌尖舔过虎牙,“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藏好你那些破事吧。要是被你那二哥发现,瑶瑶你说,你会有个怎样的下场?”

金光瑶眼底有黯色浮现,被他垂眸掩了去。良久,敛眉笑叹着揉着眉心,半是好笑半是释然

是了,他们皆为恶人

薛洋在这里骗晓星尘屠了不少村子,他金光瑶自己手上也是血债无数,比起薛洋干净不到哪去

此身早已满是血污,只不过尚未有人撕开他伪善的假面,将一切污垢公之于众

他绝不会让那一天到来,所以长袖善舞,说话行事总为自己留上三分余地,将一切权谋手段都藏在一张笑面之下,也算是深谙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

可薛洋说得对,他薛洋被发现了身份大不了收拾包袱一走了之,然他却不一样。若是哪一天他做的那些腌赞事全都被揭露了出来,他的下场绝不会有多好
下辈子入不了轮回道?

金光瑶被脑子里忽然冒出的想法弄得有些想笑,唇角的一点笑容都似乎到了眼底

人世间这般险恶,再世不得为人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金光瑶轻道:“我自会小心。”

薛洋被他面上的那抹笑意搞得十分莫名其妙,见他把怀里一直抱着的的校服连同那个苹果收进乾坤袋,便知他已暂时没了劝他回去的意思

至于为什么忽然笑得这么开心,谁管他,总之不会是想到什么坏事。他这副样子,看着倒比之前顺眼多了

薛洋晃晃手中装的满满当当的菜篮,心情也跟着愉快起来,金指着光瑶那一身华丽的兰陵金氏礼服,揶揄道:“偷偷来看我还穿着这一身,我看你也小心不到哪去。”

金光瑶道:“来时匆忙,还未来得及换身衣服。想来这里除了你也不会有人认得这身金星雪浪。”

薛洋挑起眉不置可否。要真是匆忙,也不会现在还在这悠哉悠哉地与他闲聊。他之所以穿上这身金星雪浪袍来到他面前,就是想更方便的把他拐回金家罢了
不过嘛……

薛洋的眼里盈满了笑意:“你就这么确定不会有修仙者来这里夜猎?”

金光瑶心中一凛,忽觉身后凌厉掌风突至,金光瑶急忙侧身避开,身形向后急跃数步,回身之间腰间恨生已绞上随之袭来的锋刃。两把名剑相交发出刺耳的兵刃交接之声。

金光瑶认得那柄剑的模样,还未来得及细想他的主人怎会从背后偷袭于他,方才持剑攻击他的人瞬即抬手又是一剑,动作如行云流水,直刺要害。

眼见寒光将至,金光瑶敛目沉气,足下后撤一个平板桥轻巧避过攻势,趁剑刃稍离之际反身而起,足尖在地上轻点,身体直直逼到他面前。

金光瑶手腕灵巧一振,注入灵力的软剑刹时多了几分迅猛,衣袂翻飞间宛若毒蛇出击般绞上对方欲反手格挡的佩剑。

那人剑法一顿,金光瑶瞅准这间隙,左手压在执剑的右手之上,使了些许巧劲向下按去,虽不至于令其佩剑脱手,却也让他如被蛇尾缠上的猎物,不得动弹半分。
金光瑶手腕再振,正欲催动恨生将其佩剑绞作废铁,却见那人发现动不了佩剑后猛地向他跨过两步,嘴里发出一声极其可怖的咆哮。金光瑶一怔,动作顿住,这才抬眼仔细看向他的面容

那人一袭黑衣身量高挑,身法轻盈灵动与常人无异,面色呈现一种诡异的青白,从领口处露出的肌肤上蔓上道道黑色血丝,本应有着一双瞳仁的眼里只余了一片死寂的白

这是一具凶尸,为薛洋所控

刚一确认这个消息,便听避在一旁的薛洋抚掌大笑:“精彩!敛芳尊好身手!”

金光瑶身前的凶尸闻声停下了攻势,放下仍与恨生绞缠着的佩剑,默然退到了薛洋身边

薛洋微微抬手,那具身形欣长的凶尸听令半跪在了他身侧,低下头乖顺地让他检查钉在他脑后的两枚刺颅钉
眼角余光瞥见金光瑶的视线一直放在凶尸身上,薛洋得意地扬起嘴角,开心地道:“怎么样?我昨天新炼的凶尸,效果还不赖吧?”

向来笑意盈盈的敛芳尊现在也无法维持面上的笑容了,微睁了双目,一时间震惊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半晌,才从嗓子里挤出来一句:“这样的人,居然被你做成了凶尸……”

双手探到凶尸发中准确地找到那两枚刺颅钉的位置,薛洋冷哼,按在刺颅钉上的手不自觉发了狠:“要不是他自己昨天多事,也不至于落得这么个下场。”

手下的凶尸发出不适的低吼,薛洋皱眉。为防止凶尸因过于难受而失控,薛洋手上的力度放轻了些,捏住刺颅钉的一端微微向外拔出几寸,找好角度复又刺回凶尸脑内

凶尸发出轻微的颤栗,面上的血丝开始缓缓退去,狂暴的气息被刺颅钉全然压下。此时安静的半跪在那里,闭着双目,面容沉静,若不去看他现在的动作和那青白的肤色,倒真与他生前的模样一般无二

但,再怎么像,终归已经是个死人了

金光瑶低头抚平方才战时弄皱的衣袖,再抬眼时已尽数收了震惊的心思。他朝着薛洋拱了拱手,笑吟吟地道:“如此,那便恭喜成美得偿所愿了。”

“他?”薛洋嗤笑一声抬手让凶尸站起来,自己踩着脚步绕凶尸转了一圈,最终停在金光瑶面前:“速度不够、力量不足、动作迟缓,哪里比得上鬼将军了。”

金光瑶道:“怎么?难不成你还想将这具毁了重炼?”

薛洋比了个手势让凶尸退下,眯着眼笑道:“那可不行,得留着他,可好玩着呢。再说了,他可比以前的那些东西快多了。”

金光瑶惋惜道:“这位好歹也是个名士,日后要是就这么被你随随便便放出去,不知要吓坏多少修士了。”

薛洋懒洋洋地用脚尖挑起一块石子在手心掂了掂,闻言忽的扭头朝他一笑,一甩手,手中石子直直打向一旁草丛,惊起大片飞鸟

“不过是群修士而已,你薛爷爷想怎么吓就怎么吓,还管他们死活?”

金光瑶面上噙着笑,微微颔首附和他:“成美说的是。”

薛洋看他一眼,发现他脸上又是那种让他不舒服的假笑,不由得心下烦躁。抬臂揽住金光瑶的肩,正准备说些什么,金光瑶腰间的玉佩忽然间震颤起来,打断了他想说的话

金光瑶一顿,凝神握住那玉佩,掐诀念咒似是传送了什么过去,揉了揉眉心,无奈地低语:“金家的这群旁系,还真是一刻都不肯消停啊。”

薛洋挑眉,似是了然:“要回去了?”

金光瑶道:“嗯。悯善传信说金麟台那里出了些事,需要我出面处理。”

薛洋点头,揽住金光瑶的手松了开来,向前走了两步用力伸了个懒腰,望着天色道:“那正好,时辰也不早了,这篮子菜再不送回去小瞎子又该闹了。”

难得的听话模样,像只慵懒的猫

金光瑶本以为还会和他闹上一会儿,闻言微微一愣后抿唇轻笑:“那成美,保重。”

薛洋轻应

金光瑶从袖中找出传送符,正准备往地上掷去,薛洋突然回身捉住了他的手腕,凑近笑嘻嘻地道:“对了,还有件事。下回给我带点钱过来,那傻子帮人不收钱,老子现在穷得连肉渣都吃不起了。”

金光瑶失笑,当即解了自己的钱袋扔给他,忍着笑逗他:“都这么穷了,不和我回去?”

薛洋一脸嫌弃:“啰嗦。钱到手了,你可以滚了。阴虎符过几个月再来拿。”

金光瑶叹道:“喏,真是翻脸不认人的小流氓。”也不磨蹭,蓝色火焰冲天而起,顿时吞没了他的身影

薛洋冲着那火焰笑着挥了挥手,一直注视着它在眼前慢慢变小,直到它缩成一点火星落到地上“啪”地消失不见,薛洋才重新拎起菜篮子往义庄走

他现在心情大好,走路都比平常轻快了许多,抛着钱袋心里盘算着一会儿要怎么和晓星尘解释这袋子钱从哪来的,不解释清楚的话那傻道士肯定不会用,白费了他从
瑶瑶那里坑来的银钱了。

倒也不会白费,他可以自己留着买糖,晓星尘一天一颗糖实在不够他吃的。

他笑出了声,愉快地哼起了前些日子晓星尘带他和阿箐去的小城里茶楼歌女唱的小曲,咿咿呀呀千回百转,蛮好听的

快到义庄了,薛洋把钱袋揣进袖子,一手往菜篮里摸去。摸了半天没找到那颗又大又红的苹果,薛洋奇怪地往里面看去,忽然想起来那颗苹果已经被他扔给金光瑶了。他找了颗略小些的,赌气地在衣服上狠狠地擦。因两手都拿着东西,他用脚踢了踢门,门被从里面闩住了

他奇怪,往里头喊道

“道长!我回来了!”

“你们在搞什么?我都回来了,还没走吗?”

【武暗】暗香的梦境奇遇 <壹>

#根据某人的真实梦境改编 @Dobi ,很久之前就答应写的,终于写出来点了#

#似乎是段子体#

#开启全程神经病走向#

(一)

武当正握着暗香的手

武当正在金陵紧紧握着暗香的手

武当正在金陵鸡鸣寺塔尖紧紧握着暗香的手准备从这上面一跃而下

(二)

暗香不明白,他分明记得他闭眼的前一刻是缩在自己房中柔软的锦衾里午睡的,怎么再一睁眼,他就被人拉着跑到鸡鸣寺上去了

暗香默默盯着正紧抱着他的武当不说话

武当察觉到暗香的视线,回过头来一脸兴奋

“暗香你醒了啊!”

暗香觉得武当的眼里在放光

(三)

不对。暗香下意识地拉了拉颈间的围巾,在仅有的一小块地方挪动脚步,想要离武当远些

这样的武当太不对劲了,全然不像往日那般温雅淡然的模样。莫不是有人假扮作他的样子……

暗香戒心渐起,未被他抓住的一只手已悄然握住了身后的刀柄

(四)
结果因为塔尖地方太小差点掉下去不说,还险些被环绕在他和武当周身的飞剑划破手腕

“当心。”武当及时地把暗香拉回到怀里小心护好

虽然暗香并不想与他靠的太近

暗香微微推开武当站稳,戒心未消,面上仍是一派波澜不惊,指指在四周飞转的飞剑:“你这是做什么。”

武当浅笑,示意他抬头看天。暗香这才发现离他们不远不近的空中有只飞鹰正在那里盘旋

暗香认出来,那是他同门的师姐与他联络时会派来的那只。此时似乎是害怕武当的飞剑不敢靠的太近

(五)

武当道:“你还在睡,它在附近会打扰你休息。”

……所以这就是你召了护体飞剑的原因?那你不说一声直接把我从被窝里抱到这里来吹冷风算不算打扰我休息啊道长??

暗香不着痕迹的避开武当的手:“那道长,你带我到这里来想要干什么?”

武当浑然不觉,十分兴奋地指着下面:“暗香我们从这里一起跳下去吧!”

(六)

暗香震惊了。

暗香沉默了。

暗香越发确信这个武当是假的了

武当见他没反应,偏头看看仍处于震惊中的暗香,再次捉住了暗香的手,看着他的眼睛深情而歌

“就这样被你征服~”

(七)

!!!!!

这是个赝品

这就是个赝品

这他妈绝对是个赝品

暗香现在确定以及肯定

(八)

然而,就在暗香忍无可忍准备抽手离去的时候,忽然觉得腕上一紧,然后就是一阵天旋地转

暗香懵懵地看着眼前飞速掠过的塔层,后知后觉地发现,他是被那个在塔尖发疯没站稳摔下去的假武当顺手给拉下去了!

暗香憋在嗓子里的一声咆哮终于脱口而出

“臭道士你给我松手谁要和你跳塔会死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九)

没有人回应。

腕间依然被握的很紧。

武当的表情十分开心,暗香的心情十分崩溃

暗香绝望地闭上了眼

【晓薛】我真傻,真的

#祥林嫂梗,有私设#
#ooc慎#

“我真傻,真的,”金光瑶抬起他没有神采的眼睛来,接着说,“我单知道观音庙的时候因为封棺封印,那个可以让我和成美悯善带着记忆重生的法阵出了差错,成美重生后失了记忆不说还变成了七岁的孩童;我不知道晓星尘也会带着上一世的记忆。我一清早起来就开了门,拿小罐子给了他铜钱,叫我们的成美自己在门口买糖果去。他是很听话的,我的话句句听;他出去了。我就在屋后劈柴,掏米,米下了锅,要吃饭。我叫成美,没有应,出去看,只见铜钱撒得一地,没有我们的成美了。他是不到别家去玩的;要悯善各处去一问,果然没有。我急了,央人出去寻。直到下半天,寻来寻去寻到道观里,看见门外树上桂着一只他的小鞋。大家都说,糟了,怕是遭了晓星尘了。再进去;果然看见他被晓星尘抱在怀里,被晓星尘抚着发顶柔声唤着‘阿洋’,自己一小口一小口地咬着糖葫芦的糖衣,手上还紧紧的攥着那只小糖罐呢……” 他接着但是呜咽,说不出成句的话来。


过年的时候去找蔡师兄,意外发现对付傲娇毒舌师兄的办法就是简单直白的表达自己的爱意!

嘻嘻嘻师兄真可爱

然而不管怎样害羞都不忘记让我付账的师兄啊_(:з」∠)_

“早告诉你不要把自己也玩进去,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扮了他那么多年,如今也该够了”

“……晓星尘道长若是看到你这副样子,怕也不会好受”

“他?”眼前的少年总算有了些动静,染血的唇角极缓地勾起一抹笑,虚弱至极,仍含着以往的玩世不恭。他哑着嗓子道:“他怕是恨不得我早些和他一样身死魂销了才好。”咳了两声,他微微摇了摇头,低低的笑出了声,“不对,他应该……应该是想我死后身坠地狱永受炼狱之苦,永远都不要再回来祸害他们了……”话没说完,又带起一阵急咳,原本重伤的地方又崩开了狰狞的血痕

金光瑶默不作声地替他重新包扎好伤口,此时薛洋睁开了双眸,
露出独属少年人的狡黠:“我又怎能如他所愿。”

双玄2048

看到五柳太太的2048,自己也做了一个
哎嘿嘿这个真好玩,虽然玩了一晚上都没过关╮( ̄▽ ̄)╭

链接在评论